RSS
 
当前位置 : 主页 > 国内资讯 >

“治污”反成“排污”、大量污水直排 武汉市南湖污染问题依然严重

时间:2019-05-07 05:02 浏览:

(图片来源:全景图片)

记者 董瑞强 整改部署迟缓,工程进展滞后;排口整治不力,污水直排入湖;建设运营粗放,“治污”反成“排污”,武汉市南湖周边污水直排入湖,南湖污染问题依然严重。

5月6日,中央第四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向湖北省委、省政府反馈“回头看”督察情况。反馈会上,中央第四生态环保督察组组长李家祥通报督察意见,湖北省委书记蒋超良作表态发言。

2018年10月30日至11月30日,中央第四生态环保督察组对湖北省第一轮中央环保督察整改情况开展“回头看”,针对长江保护修复工作统筹安排专项督察,并形成督察意见。去年11月12日至13日,中央第四生态环保督察组在武汉市督察发现,武汉市南湖整治工作严重滞后,截污治污工作落实不力,大量污水直排,湖泊污染问题依然突出。

督察指出,武汉市党委、政府及有关部门对全市污水管网改造建设、截污治污工作等重点任务统筹谋划和监督指导不够,导致督察整改工作落实不力,南湖水环境治理工程一拖再拖,污水管网改造工作严重滞后,雨污混排、大量生活污水直排问题依旧突出,南湖污染严重,群众反映强烈。

武汉市被称为“百湖之市”,列入湖北省湖泊保护名录的湖泊有166个,其中南湖是全市第三大城中湖,面积约7.67平方公里,汇水区面积37.44平方公里。

首轮中央环保督察反馈意见指出,全市166个湖泊中,2015年水质优于Ⅲ类的仅占4%,劣于Ⅴ类的占比高达23%,与2013年相比,30个湖泊水质变差。

按照湖北省督察整改方案要求,应持续推进雨污混错接及社区雨污分流改造工程,加大老旧管网改造力度,深入推进“水十条”重点任务落实,加快城中湖和城市黑臭水体治理,武汉市建成区2017年底前应基本消除黑臭水体,污水基本实现全收集、全处理。

不过,督察发现,武汉市湖泊水质近年来不仅没有改善,反而进一步恶化。全市166个湖泊中,2017年水质劣于Ⅴ类的多达48个,占比高达29%,比2015年增加11个。其中南湖水质从2006年至今均为劣Ⅴ类,水体长期富营养化,每年都有“水华”事件和死鱼现象发生。

督察组调查发现,南湖水环境整治工作部署滞后、落实不力。湖北省督察整改方案要求2017年启动南湖治理工作,但武汉市2017年9月审议通过《南湖水环境提升规划方案》后,配套的南湖水环境提升工程项目直至2018年9月才经武汉市发展改革委批复同意,并要求开展初步设计,报批后方可实施。

由于该规划方案措施粗放、标准过低,可操作性差,武汉市政府2018年8月又出台实施《南湖水环境提升攻坚工作方案》,11月出台《武汉市南湖“一湖一策”实施方案》,整治工程至今无一落地。

据督察组提供的数据,2018年前三季度,南湖水质仍为劣Ⅴ类,高锰酸盐指数、生化需氧量、化学需氧量平均浓度分别比2017年上升17.6%、13.3%、7.2%。

督察指出,因南湖地势低洼,长期以来,周边主管网和提升泵站建设滞后,雨污不分、混排漏排问题突出。南湖水环境提升攻坚工作方案要求2018年9月底前,消除南湖周边污水直排入湖现象;2018年底前,实现南湖全面截污。

但督察发现,排口截污整治工作推进严重滞后,南湖雨污分流率不到30%,环湖43个排口中,有17个明显混有大量生活污水。虽然部分排口(闸口)建了截流坝(闸),但仍有大量生活污水直接溢流排放。

督察组抽查发现,民院闸是南湖最大的一个排闸,是周边8个住宅楼盘和3所高校的雨污混流排口。现场检查时,大量污水正在直排,臭气熏人,化学需氧量、氨氮浓度分别高达168毫克/升和15.4毫克/升,群众反映强烈。

此外,周边幸福村闸、茶山刘闸、南湖名都花园截污涵闸和刘家嘴闸也存在污水直排问题,直排口周边区域水体黑臭明显,取样监测发现,水体氨氮浓度最高达21.1毫克/升,与督察整改方案要求的全市污水基本全收集全处理和消除黑臭水体的目标相差甚远。

值得注意的是,督察发现,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大量污水长期直排南湖,污水化学需氧量浓度高达380毫克/升,是全市污水处理厂平均进水浓度的两倍多,污染尤为突出。

为临时解决污水直排问题,该校建成一套污水应急处理设施。但督察组暗查发现,该校排口正在直排污水,污水应急处理设施停运,操作人员还将设施内污泥直接外排,经湖边草坪流入南湖,“治污设施”却成“排污设施”,性质十分恶劣。

抽查发现,武汉市2013年以来新建成的小区中,有51个存在污水直排问题,其中江夏区豹子山街附近,每天有几千吨污水靠自流或者潜水泵排入黄家湖湖边塘,导致湖边塘水质污染严重,氨氮、总磷浓度分别高达7.5毫克/升、1.32毫克/升,分别超过地表水Ⅴ类标准2.75倍、5.6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