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当前位置 : 主页 > 国际资讯 >

从近四年新高到史上最长连跌,国际油价这一个月经历了什么?

时间:2018-11-26 08:15 浏览:

原标题:从近四年新高到史上最长连跌,国际油价这一个月经历了什么?

从近四年新高到史上最长连跌,国际油价这一个月经历了什么? 当地时间11月23日,纽约商品交易所2019年1月交货的WTI原油期货价格下跌4.21美元,收于每桶50.42美元,跌幅为7.71%。2019年1月交货的伦敦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下跌3.8美元,收于每桶58.80美元,跌幅为6.07%。二者皆创下2017年10月以来的新低。

就在一个多月前,国际油价还在沙特记者失踪案的阴影中居高不下。10月3日,即沙特记者失踪案发第二天,WTI油价收于76.22美元/桶,布伦特油价收于86.1美元/桶,创近四年以来新高。彼时,人们所讨论的是多年未遇的牛市会将能源成本抬高至何处。有分析机构甚至预测,原油价格将最终突破100美元/桶,给新兴经济体的发展带来重负。

然而,国际形势的变化云谲波诡,看似难以撼动的油价涨势在几番博弈之后顿显颓势。从10月3日到11月23日,布伦特油价总计跌去31%,WTI油价则缩水33%,抹平年内全部涨幅。11月13日当天,WTI原油以12个交易日连跌创下自上市以来最长的连跌记录,同时以7.49%的跌幅创下2015年9月以来最大单日跌幅,并在11月23日“黑色星期五”当天暴跌7.71%,再度刷新记录。

从牛转熊,国际油价只用了约40天时间,能源市场在这一个多月中到底发生了什么?

背景:制裁阴影下,原油供应端启动增产

2016年12月,为消除自2014年以来不断积累的全球原油供应过剩,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俄罗斯与其他几个非OPEC产油国达成了减产协议,于2017年伊始减产180万桶/日。此后,这一减产协议的执行期两度得到延长,原定将延续至2018年年底。

作为主要产油国的委内瑞拉国内政局持续动荡,原油产量和出口额持续下滑,已造成4月至5月间国际油价连续六周上涨。在此背景下,已执行了两年半减产协议的OPEC在6月22日的半年度会议上正式宣布增产。据OPEC发布的会议声明显示,增产的目的一方面是矫正执行过度的减产协议,一方面也为了稳定市场,兼顾生产国的共同利益,及消费者有效、经济和安全的供应。

然而,美国在中东地缘政局的动作打破了OPEC组织的“岁月静好”。5月8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正式退出伊朗核协议,并将恢复对伊朗的制裁措施。6月26日,美国多家媒体报道称,美国政府希望包括盟友在内的所有国家和地区在11月4日前停止从伊朗进口石油,否则将面临美国制裁,并强调这次美国不会给予任何国家豁免。

特朗普退出协议的言论一出,原油市场便嗅到了供不应求的危险信号:一旦伊朗石油出口如美国威胁所言遭到清零,其作为OPEC第三大产油国所占的市场份额便将缺位,届时,已然走高的国际油价将在严重供需失衡的局面下进一步暴涨。

作为全球最大石油消费国,美国不希望看到能源成本上升,于是便出现特朗普一边重申要令伊朗石油出口“清零”,一边喊话OPEC要求抑制油价的矛盾景象。6月以来,OPEC产量开始连续上涨。据OPEC数据显示,该组织7月份产量上升0.5%至3287万桶/日,八月、九月又分别保持了1.3%和0.4%的增幅。然而,市场对于供应的担忧并未随之化解。有观点认为,产油国对增产力度皆有所保留,增产幅度不及6月OPEC会议中达成的名义增产量,沙特更是在7月份出现产量不增反跌的矛盾事件。

在此背景下,国际油价自8月中旬起保持曲折上行走势,布伦特油价更是在9月底突破80美元大关,从9月24日开始连续六个交易日上涨,在10月1日当天收于84.95美元/桶。

沙特记者失踪案令市场神经紧绷

进入10月后的第一个交易日,国际油价已经在制裁迫近的脚步声中达到年内最高峰,接踵而至的沙特记者失踪案又再添一把火。

10月2日,供职于美国大报《华盛顿邮报》的沙特裔记者贾迈勒·卡舒吉因与土耳其未婚妻结婚一事进入沙特驻伊斯坦布尔总领馆,之后消失不见。沙特方面称卡舒吉已经离开领馆,而土耳其方面坚称卡舒吉未从领馆出来。

由于卡舒吉生前曾多次撰文批评沙特王储本·萨勒曼治下的沙特欠缺言论自由。除异见记者的身份外,卡舒吉还与萨勒曼王储的政敌,另一王子阿勒瓦利德关系密切。在萨勒曼成为王储后,卡舒吉自觉在沙特已无容身之所而自我“流放”至美国。他失踪后,各国舆论纷纷将怀疑的目光投向了萨勒曼王储。

如果卡舒吉真的在沙特政府谋划下遭遇不测,沙特会否因此遭到国际社会尤其是美国的制裁?围绕着这一假想,国际油价在10月3日飙升至年内最高点。当日收盘时分,WTI原油价格达到76.9美元/桶,布伦特油价达到86.74美元/桶,两者纷纷创下近4年以来新高。

其后一个多月时间里,牵涉进这起谜案的各国围绕着记者失踪背后的真相展开交锋。土耳其表现活跃,接连向外界公布包括监控录像、录音片段在内的一系列证据,更是派遣调查组进驻使馆搜查,由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亲自跟进调查;沙特起初装作与此事毫无关联,但在不断披露的证据面前开始松口:先是美国媒体曝出沙特正编撰报告,准备承认卡舒吉死于官员的“邀功”行为。而在正式场合下,沙特官员先是承认卡舒吉死于“斗殴”,随后又改称“锁喉”,最后终于承认卡舒吉死于有预谋的行为。

对特朗普政府而言,制裁沙特这一美国的传统盟友将损害美国在中东地缘政治格局的影响力,但卡舒吉生前持有美国绿卡,且供职于著名媒体《华盛顿邮报》,若对其遭遇置若罔闻也将给美国的道义影响力带来潜在伤害。美国有线电视网络(CNN)在报道卡舒吉事件时,将之称为特朗普“在任期内遇到的最大危机”。

在对卡舒吉事件的表态上,特朗普立场举棋不定。在卡舒吉生死未卜之际,特朗普曾表示“如果沙特政府涉案将有非常严厉的惩罚”,但同时又坚决否认将去年出访期间与沙特签下的千亿美元军火大单作为制裁手段;在沙特政府声称卡舒吉死于口角引发的“拳斗”后,特朗普无视各界普遍质疑而表示“可信”;在土耳其公布调查结果,声称卡舒吉死于残忍谋杀之后,特朗普又称沙特做出了“史上最拙劣的掩饰行为”。

不过,无论是哪方的主张,都未证明事件核心人物——本·萨勒曼王储与卡舒吉之死有直接关联。沙特方面自始至终坚持国王与王储对此事件毫不知情,而土耳其官方与各国媒体的调查也未穿透围绕着王储的层层官僚,直达本尊。

10月20日,沙特检察机关发布公告称已经逮捕卡舒吉之死案的18名嫌疑人。10月24日,萨勒曼王储首度发声,承诺将杀人凶手绳之以法。11月15日,沙特检察机关召开发布会,承认卡舒吉死于药物注射,行动的背后主使为原沙特副情报主管阿斯里。

11月12日,《纽约时报》援引3名消息人士的话报道,一名涉卡舒吉案15人暗杀小组的成员在卡舒吉遇害后不久的一通电话中说,“告诉你的老板”,任务已经完成了。11月16日,《华盛顿邮报》援引知情人士消息称,美国中情局(CIA)已得出结论,下令杀害卡舒吉的正是沙特王储本·萨勒曼。但这一结论随后遭到特朗普否认,称“还不成熟”。

至此,迫使特朗普对沙特施以重罚的制约因素实质上已被剔除,沙特在记者遇害案中成功止损,而这或许也是有着抑制油价诉求的美国政府所希望看到的结局。

美国晋升最大产油国 掌握油价主动权

国际油价在10月3日到达顶峰以后,并未如分析师所预测的那样向每桶90美元、100美元进军,而是转而下跌。除了美国制裁沙特几率愈发渺茫以外,另一主要因素在于,国际原油市场在美国页岩油产量支持下,已悄然从供给不足迈入供给过量阶段。

自9月中旬以来,美国原油产量便暗自提速,对冲制裁伊朗带来的供应短缺恐慌。当地时间11月21日,美国能源信息署(EIA)库存报告显示,除却战略储备的商业原油库存增加485.1万桶至4.469亿桶,增加1.1%,自9月21日以来已经连续九周录得增长。

自发现页岩油以来,美国原油产量便开始快速飙升。但与委内瑞拉等将石油作为经济支柱的国家不同,美国产出石油大部分由自身消化,仅有一小部分用于出口,其份额在全球石油出口排名十名开外。

然而,情况已然发生改变。一方面,美国为抑制油价,以“求人不如求己”方法,在国内生产端开足马力扩大产量。据路透社报道,美国石油钻井数量7月初已达863台,较上一年增长了100台。当时,这一现象的影响还未充分显现。当地时间10月31日,美国能源信息署(EIA)发布的月度报告显示,美国8月份石油日均产量达到1134万桶/日,超越俄罗斯成为世界最大产油国。

近年来,美国页岩油开采技术不断发展,令页岩油成本降至50美元/桶左右,与其他国家相比,加之美国石油生产完全由市场调节,因此美国石油企业在更大利润空间的驱使下纷纷加大生产力度。此外,美国原油出口前景逐渐明晰,未来将获得更多国际市场话语权。国际能源署(IEA)当地时间11月13日发布的年度报告指出,到2025年,全球五分之一的原油和四分之一的天然气将来自美国。而普氏能源资讯(S&P Global Platts)报告则显示,美国原油出口可能在2020年前达到390万桶/日,约为最大出口国沙特当前水平的一半。

10月23日,美国EIA原油库存增幅大大高于之前预期数字,令当日布伦特与WTI分别大跌4.44%与4.71%。此次暴跌,令国际油价从卡舒吉案带来的暴涨期望中降温,但美国为伊朗石油买家开出的豁免令,才成为开启熊市大闸的决定性动作。

豁免令“烽火戏诸侯” 国际油价终大跌

早在今年7月16日,美国财政部长努姆钦便放风称要豁免部分国家和地区进口伊朗原油,当天WTI与布伦特价格便分别创下4.15%与4.63%的巨大跌幅。但是,潜在的豁免令规模尚不得知,使得看多的声音占据市场上风。

11月5日,特朗普终于亮出了积蓄已久的底牌。美国东部时间11月5日0时,美国全面恢复对伊朗的所有制裁。当地时间8时30分,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与财政部长姆努钦举行发布会,宣布将暂时允许八个国家和地区——中国大陆、印度、希腊、意大利、中国台湾地区、日本、土耳其和韩国继续购买伊朗原油。其中,中国大陆获得了购买36万桶/日原油、持续180天的临时豁免。

据路透社报道,这一豁免令最长将持续180天。被授予豁免令的前提是该国已经减少了从伊朗进口石油的规模,并且未来还将进一步减少。蓬佩奥在11月5日的发布会上表示,已有20多个国家削减了从伊朗进口的石油,伊朗每天的石油销量减少了100多万桶。为进口伊朗原油最多的8个国家或地区开出最长持续180天的豁免令。

按照特朗普11月5日接受采访的说法,他不希望推高全球油价。他表示,如果将伊朗石油出口立即将至零,将会引起市场震动,对伊朗重启石油制裁将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

豁免令的颁布正式吹响了油价暴跌的号角。此前为弥补伊朗被“清零”后的份额,俄罗斯与OPEC都在今年下半年增加产量。但随着美国对伊朗石油主要买家开出豁免,此前筹备的增产量令油市更加供大于求,国际油价顷刻间由多转空。截至11月13日当天收盘时,WTI下跌7.07%,收于55.69美元/桶。布伦特下跌6.63%,收于65.47美元/桶。WTI创下12个交易日连跌的历史记录。两种原油期货年内涨幅被全部抹平。

与此同时,特朗普依然不忘在消息端持续造势,为原油暴跌投下最后一根稻草。11月12日,在上述连跌持续至第11个交易日时,因沙特释放信号称将在2019年开启减产计划,WTI早间开盘后迎来涨势。特朗普随即发布推特“回怼”称,“希望沙特阿拉伯和OPEC不会削减石油产量。以当前的供应量而言,油价应该大幅下跌!”一条推特成为油价连跌推手,当天收盘时,WTI跌破60美元大关,收于59.93美元/桶。

曾经酿成美沙两国关系裂痕的卡舒吉遇害案,特朗普有意为其作出盖棺定论。

当地时间11月18日,特朗普表示CIA关于卡舒吉案的报告不成熟,将在未来两天发出完整报告,报告内容将会包括“谁干的”。

11月20日,国际社会没有等来预期中的调查报告,而是特朗普借由白宫发出的一篇题为“与沙特同在”的声明书,称“我们可能永远没法知道卡舒吉被谋杀的所有事实。”“在任何情况下,我们都与沙特在一起。”特朗普还在这份声明中明确,美国需要与沙特合作来打击伊朗势力,保护以色列等盟国的安全。因此卡舒吉案无疑是“糟糕的罪行”,且萨勒曼王储“可能干了(下令杀害),可能没干”,但美国不会因此改变与沙特的盟友关系。“美国优先!”特朗普在声明的开头和结尾如此写道。这篇声明发出后,WTI和布伦特当日收盘时分别下跌6.59%与6.38%。

至此,葬身于领事馆内的卡舒吉借由美国之手来伸冤的可能性已近渺茫,虽然土耳其表态称将继续调查,而德法两国也对涉案人员颁布了以禁止入境为主要内容的制裁措施,但是若无意外,可以说凶杀案本身搅动国际油价的能力已经一去不复返。

后市:12月份OPEC年度会议或迎转机

回顾近一个月来石油市场的跌宕起伏,美国无疑成为最大赢家。特朗普在11月21日感恩节前一天发推特称,“油价变低了,真棒!就像给美国和世界来了次大减税......谢谢你,沙特阿拉伯,但是让我们把油价再降低些!”

对于亚洲新兴市场的原油进口国而言,能源成本大幅降低可谓如释重负。此前作为伊朗石油一大主要买家的印度因受卢比贬值影响,在高油价与“清零”制裁前压力巨大。随着国际油价进入熊市,印度卢比11月14日开始领涨,一度大涨近1%,创下八周新高。

另一方面,以OPEC、俄罗斯为首的主要产油国仿佛经历了一场“烽火戏诸侯”。自伊朗遭受制裁以来,虽然转向沙特与俄罗斯的石油订单变多了,但是由于豁免令与低油价的存在,使得这些主要产油国依然蒙受损失。沙特石油大臣法利赫11月22日表示,沙特在10月份产量猛增之后,11月产量仍在继续增加,目前已超过1070万桶/日,创历史新高。

韩国农协投资证券公司的商品交易员Hong Sungki 对彭博社表示,在特朗普持续向沙特与OPEC施压后,国际油价大幅下跌,“一个能够扭转局面的潜在因素是OPEC与伙伴国下一步在供应面上的动作。”

12月6日,OPEC将在维也纳召开年度会议,讨论2019年的生产计划。在上两届年度会议上,OPEC都达成了减产结果,而据彭博社此前报道,目前OPEC及俄罗斯等伙伴国正在讨论2019年日均减产100万桶至140万桶的目标,而沙特已经表态称,要在12月份减产50万桶/日,约为目前产量的4.5%。

“我们不会出售客户不需要的石油。”沙特能源部长法利赫11月23日如此说道。